搜索

等了四年的'成都造'国乐观念剧《伎乐24》开票啦

发表时间:2020-01-03 10:53

引言:最期待的狂欢,是失去的一切,复活在文学艺术中。—王蒙

在古代,月明星稀,倒影浅浅的印在了摩诃池上,池边,花开满了一树,宫廷乐队缓缓奏响乐章,歌者应景而唱。“夜夜月明花树底,傍池长有按歌声”前蜀宫廷中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不仅被花蕊夫人写在了的《宫词》里,还被镌刻在了王建棺床壶门上。

成都永陵博物馆保存着晚唐五代前蜀皇帝王建的陵墓,浮雕于前蜀皇帝石棺床腰部的“二十四伎乐”石刻图是迄今考古发现的唯一完整反映唐代及前蜀宫廷乐队组合的文物遗存,在中国音乐史上有重要地位。浮雕石刻极生动形象地再现了晚唐五代宫廷宴乐的乐舞场面,融合了胡乐(主要是龟兹乐)和清乐(汉族传统音乐)两大系统。在雕刻技法上表现出很深的造诣,对研究中国古代音乐史有极高的价值,它见证着成都成为“古代东方音乐之都”的辉煌时刻,同时也是“天府文化”的极佳代言。

历时4年,由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指导,成都永陵博物馆、成都联创众娱文化主办,成都联创众娱文化、中资澜品牌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演出制作的中国首部国乐观念剧《伎乐 24》将于2020年1月19日开启全国公演成都首站。剧目精雕细琢,以“二十四伎乐”浮雕石刻为蓝本复原了大唐时期歌舞升平的盛世之景,让古蜀乐音越过千年奏响。

茗酿×国乐观念剧《伎乐 24》

全国公演成都首站

开票时间:2019年12月18日 早10:00

首演时间:2020年1月19日 19:30

地点:四川大剧院

票价:1280/1080/880/680/480/280

票务总代:四川大剧院 四川省演出展览公司

票务代理:大麦网、聚橙网、猫眼、B站、秀动、摩天轮

指导单位: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

主办单位:成都永陵博物馆 成都联创众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联合主办:峨眉电影集团 泸州老窖战略新品茗酿

演出制作:成都联创众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资澜品牌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特别鸣谢:杜甫草堂博物馆、天姿国乐、王者荣耀、蜜丝卡伦国际美妆学校、云上旅游度假区、成都音乐坊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太平洋影城

媒体支持:艺术野疯狂、FM946、二更成都、每日经济新闻、封面新闻、红星新闻、成都日报、天府早报、CDTV-1、CDTV-5、地铁传媒、YOU成都

总导演周文军带你看懂国乐观念剧

什么是国乐观念剧?简单地说,国乐观念剧是一部让人思考的剧。

“擦肩而过”和“寻找”是国乐观念剧《伎乐 24》的关键词,也是参与剧目制作的每位艺术工作者的工作重点。“‘擦肩而过’的概念很多,比如说小孩儿的童谣,带有深远的传统文化记号,弄堂里的叫卖,城墙边的一幅小画,他们不经意的都在我们身边,都和我们擦肩而过,只是我们没有注意到。”正如总导演周文军所言,制作团队要做的是在传承保护中寻找,在细节、在身边寻找。剧中的“擦肩而过”和“寻找”亦是如此。

剧目中有大家熟悉的曲目,如《月儿高》、《霓裳羽衣》、《蜀宫夜宴》等等,这些熟悉的曲目就是符号,是我们曾经认识的,但是却“擦肩而过”。在音乐中,找到一个共同点,找到那个时间段里的那个场景,那种感受、那种氛围、那种色彩。

早在3年前,就有了张艺谋导演的《对话 寓言2047》观念演出,演出邀请周文军先生做了三季的制作人。“对话”“寓言”“2047”分别代表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但是《对话 寓言2047》没有情节。国乐观念剧《伎乐 24》的不同在于有了剧情,有时间线,所以叫做观念剧,观念剧前面多加了“国乐”,“国乐”是一个中国符号,文化符号,而成都永陵所体现出来的“二十四伎乐”浮雕石刻图,所反映的正是传统文化——歌、舞、乐的文化符号。

“这部剧从联创介入以后,我们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拿了优秀剧目奖,那里的评委全部都是世界各地的艺术总监,都是外国人。为什么评了这部剧?其他评上的几部剧,都是舞剧,在外国人的眼里,觉得形体是不需要去解读的,它是跨界的。而音乐、器乐类可以获得这个奖项的,是极少的。因为他们看中的是两点,一个是我们的观念,第二是我们的态度。 “《伎乐 24》不仅仅是一个传统的演出,而一定是态度的转变——我们对国乐的态度的转变,观众对国乐欣赏的态度的转变。”总导演周文军说。

国乐观念剧《伎乐 24》的特色首先是其地域特色:成都特色、四川特色;其次,民乐升级为国乐的特色。制作团队为成都的音乐、四川的音乐和中国的音乐找到了它的“根”、找到一个“源点”,“虽然它不是最远的那个点,但是它已经是一个重要的点了。”

《伎乐 24》作为“国乐观念剧”,其“国乐”是重要元素,2020公演版在乐器上增加了某种“对话”:制作团队增加了合成器,合成器是现代科技,将传统音乐和科技相结合。合成器发出的声音不是常规的音乐,是很重要的一个舞台“角儿”,它所发出的声音,是生长,是鸟叫、流水、雨声、风声、水声,宇宙声……是真实乐器不能发出来的“乐音”以外的声音。剧目中“红衣女子”作为特点元素,是代表着现代人的符号;舞台下有合成器,作为现代科技,两者有了结合——用这种方式增加了整部剧的观念性。“我们在时间里擦肩而过,又在时间中寻找”,这是剧的主旨和关键词。运用这样的呈现方式,产生了时间的延续,空间的延展。而延续延展的过程是从古典、从远古,到现在,到未来。

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也是首次将国乐与现代科技相结合的剧目演出。让我们拭目以待,侧耳倾听。

不是天方夜谭 胜似天方夜谈——制作团队的一千个日夜

剧目一经推出,便受到了网友热捧。在这景象后面,是制作团队一千零一夜的付出。

成都永陵“二十四伎乐”浮雕石刻中的乐器,既有汉民族传统乐器,又融合了当时大量的少数民族及外来乐器,这些乐器,在永陵石棺上只是写意的存在,可以参考用作乐器“复原”的相关文献少之又少。然而在国乐观念剧《伎乐·24》的演出中,几乎完整“复原”了“二十四伎乐”图中的所有乐器——原上海民族乐器厂的技术总监沈正国带领的团队用时两年,不仅仿制了“二十四伎乐”图中的全部乐器,还仿制了唐乐器中的3种绝版乐器:唐尺八、五弦琵琶和阮咸。

作为一名赳赳武夫,前蜀皇帝王建喜欢听什么曲儿?制作方介绍,王建墓石棺上所刻24伎乐持23件乐器(共20种),其中打击乐就有10种,占据一半之多,分别为拍板、正鼓、和鼓、齐鼓、毛员鼓、答腊鼓、羯鼓、鞉牢鸡娄鼓、铜钹,这并非常规的唐朝宫廷伎乐编制,很可能是因为行伍出身的王建喜欢听鼓乐、军乐的原因。不仅如此,“二十四伎乐”石刻中的其它乐器,例如觱篥、笛、篪、笙、箫、贝,也很适合在军乐中采用;而吹叶,是用桔柚叶子或芦叶卷曲为乐器,行军途中随处可以摘取,声音清亮悠长,可消忧解闷,也是行旅生涯中的良伴。

这些乐器保留至今的已然不多,但在唐代却是宫廷演奏的常用乐器。要让“二十四伎乐”在舞台上“复活”,首要便是“复原”这批乐器。沈正国,曾是上海民族乐器厂的技术总监,他曾为江阴博物馆、内蒙古博物馆机构等复原或修复了很多古乐器。2016年底,主创团队找到沈正国,希望他来主持这项任务艰巨的工作。

制作方表示,乐器的仿制不仅是对材料和工艺非常考究,前期查询资料也是一个浩繁的工作,“我们查阅了很多古籍,包括宋代陈旸编纂的《乐书》、唐代崔令钦撰写《教坊记》等,但这些也只有一些零星的记载。”天姿国乐团长唐文婷说。在这样的背景下,沈正国想到了日本正仓院,那里保存有大量的唐代乐器。最终耗时两年,沈正国带领团队结合永陵石雕以及日本正仓院的唐乐器实物及技术资料,为原本只存在于雕刻里的乐器赋予了生命。

值得一提的是,公演版国乐观念剧《伎乐 24》对舞蹈进行了全新编排,以史料为基础,还原了《胡旋舞》和《霓裳羽衣》,将盛世大唐的风姿重现在观众眼前。

在成都永陵前蜀皇帝王建的陵墓里,有一对舞伎刻于须弥座棺床壶门正南面的居中位置。她们梳着高高的发髻,身穿飘然如仙的舞衣。沈从文先生认为成都永陵博物馆的“二十四伎乐”石刻的乐舞伎和传世的《朝元仙仗图》,都可以说是目下研究《霓裳羽衣曲》和《霓裳羽衣舞》的第一手资料。雕刻在棺床正南面的为两位舞伎,从她们的动作姿态来看应归于“软舞”。其他雕像均为乐伎,坐奏共有20种23件乐器,是完整的乐队编制。而石刻上伎乐们所演奏的具体内容,便是表达了《霓裳羽衣》入破的瞬间。

胡旋舞是唐代最盛行的舞蹈之一。它与《秦王破阵乐》、《霓裳羽衣舞》为唐代最流行的三大乐舞。

旋转可能是欢快的极致表达,伴随着急速的节奏,裙摆绽开出“一朵朵的花”来,随着飘动,跳的人和看的人在此刻都进入了理想中的那个梦境。胡旋舞的舞者多为女子,有独舞、双人舞,也有三、四人舞,后来也有男子善跳胡旋舞。据《旧唐书 安禄山传》云:“(安禄山)晚年益肥壮,腹垂过膝,重三百三十斤,每行以肩膊左右抬挽其身,方能移步。至玄宗前,作胡旋舞疾如风焉”。即便作为唐朝的“超级胖子”,安禄山跳起胡旋舞来也是急如旋风,可见在当时歌舞兴盛,人皆爱之。

从“成都造” 看到传统的创新和未来

作为“24伎乐”剧目的联合出品方和制作方,深根于成都文化的联创众娱公司,在剧目制作的过程中,深感“这是一个最不容易却最值得去尝试的IP”.整整一年的时间,联创通过跨界合作,将文物运用到当代的语境中诠释,让更多的人了解成都文化,参与到剧目制作过程中。

据了解,公演版《伎乐·24》以一位现代女子(红衣女子)为了让沉默千年的“二十四伎乐”再度奏响为切入点穿越时空,在不同维度和空间分别与“道者”、“妃”、“将”、“王”不断地相遇,不断地擦肩而过为线索,在不断找寻的过程中,终于看到“二十四伎乐”再度奏响然而却瞬间消散的过程。制作方打造了一个“成都造”团队——作曲家吴军、肖超;参与演奏的团队:天姿国乐乐团都是成都籍;《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太乙真人”成都演员张珈铭;古风圈成都原创音乐人小时姑娘都在剧中出演角色。通过演绎再现盛世王朝,将带给观众别样的视觉观感。

成都著名的艺术家叶瑞琨,董津金,《国家宝藏》复原造型师、成都的非遗传承人,搭起了一个50人的团队。将绘画艺术,复原妆容设计及舞台艺术呈现结合,重塑传统经典。新中式美学诠释着东方之美,与乐舞融为一体,飘散为梦幻仙境。

制作人吴彦霖说,“人物的复原上我们翻阅了大量的考古报告,也参考了一些历代大家的艺术作品。从人物的妆容到服饰,小到一枚吊坠,我们都是一笔一笔勾画出来,反复琢磨。既要遵循时代的背景,又要结合现代的审美。成都被誉为汉服第一城,喜爱传统文化的年轻人很多,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剧,让更多年轻人了解成都的文化。”

如今看来,国乐观念剧《伎乐·24》制作团队其实正在做的是“国乐+”。“+”什么?“+”游戏产业、旅游产业、文创产业等等一系列,《伎乐·24》通过舞台形式作为一个支点,着力打造一个完整的IP产业链。

国乐观念剧《伎乐 24》代表着成都音乐的根源和成都城市包容的气质;成都需要这样一部“成都造”剧目,是“成都风味”、“成都风格”,更是“成都风范”。成都永陵博物馆、联创众娱作为“二十四伎乐”IP守护者,让存在于永陵石刻上的“二十四伎乐”在沉睡千年之后重新奏响,走进剧场。这不仅是一出单纯的国乐观念剧,更是成都音乐文化的多元表达。

“千年蜀宫 伎乐重生”——国乐观念剧《伎乐 24》全国公演成都首站,于12月18日全网开售,愿所遇观者与吾共话往昔。


分享到: